益力升游戲網

當前位置: 首頁 > 娛樂八卦 > 棋牌手游生死局:一年能賺1000億賭徒卻家破人亡

棋牌手游生死局:一年能賺1000億賭徒卻家破人亡

時間:2017-02-09 來源:益力升游戲網 作者:益力升 瀏覽:

軒轅三光,是古龍筆下十大惡人之一的惡賭鬼,他的左手只剩下食指和拇指,一只眼睛也在賭輸后被剜掉。

為賭他能六親不認,輸錢輸命,唯獨不能輸賭品。有人和他打賭:“我賭比你先死,你敢不敢賭?”軒轅三光就將對方挾持到背后,與之同歸于盡。

軒轅三光

在現實生活中,也永遠有人像軒轅三光一樣,把人生賭到凄慘的境地。

身邊的軒轅三光

在一個接近500人的網絡賭博維權群,曾迷上網絡麻將而負債累累的楊先生對投資界記者說:“幾個月前我還衣食無憂,如今我只能靠舉債度日。”

第一次接觸網絡棋牌,是在朋友家里,“正好趕上朋友贏錢,充300贏了1000。”他那時剛有積蓄,在朋友帶動下玩起網絡麻將,開始充一百塊,三天就十倍二十倍的贏回來。

安裝手機APP后,可以隨時掏出手機組局玩麻將,充值金額也越充越大,但贏得次數越來越少,十賭九輸,他逐漸喪失自控力,直到輸光二十幾萬的全部積蓄。

唯一幸運的是,有懷孕的妻子在家看著他,否則他恨不得“不擇手段也要繼續賭”。

在這個QQ群里,甚至還有人輸了500萬、1000萬,離婚過著東躲西藏的日子。今年的法制新聞中,不乏賭徒在輸光積蓄后走上殺人越貨的不歸路。

據相關報告統計:2016年,中國棋牌游戲用戶達到2.58億人,也就是說每5個中國用戶就有一個是棋牌類游戲用戶,任何巔峰期的大型網游都難以與之相提并論。

繁榮背后,有越來越多的人在游戲中豪賭,輸掉的不僅是錢,還有整個人生。

平靜水面下的千億市場

植根于中國民俗文化的棋牌手游,在游戲生命周期和用戶基礎上都是得天獨厚。盡管玩法單一,可每一種玩法都覆蓋足夠多的用戶群。

棋牌手游是個不欺老不欺小的行業,巨頭如JJ平臺、博雅、騰訊可以靠流量變現,叫不出名的地方小公司可以靠約局和房卡模式切入細分市場,賺得盆滿缽滿。

和其他行業不同,棋牌行業走的是農村包圍城市路線,二三線城市的人休閑時間多,反而比一線城市更容易打開市場。

“每天都要接待來自全國各地的游戲公司,平時5萬多的一套游戲代碼,春節前價格漲到30多萬。”某知名游戲開發公司主策透露。

根據國內調研機構艾瑞咨詢的報告預測,到2017年,中國整體網絡棋牌游戲市場將增長至人民幣86億元,其中90.7%來自移動端用戶。

跟隨著移動互聯網的狂飆突進,棋牌手游也進化出網上棋牌室。在禁賭之風日盛下簇簇盛開。

線上棋牌室最常見的是房卡模式,游戲代理建微信群賣房卡,把認識的人拉到群里。玩家約定好錢大小,購買房卡后,在游戲中開設房間,通過微信分享好友,拉人進入游戲,結束一局在群里紅包結算。

某麻將游戲代理對投資界記者說:“一個城市有數百個游戲代理,每個游戲代理都是幾十到幾百人覆蓋量,每天不停的開局,春節期間可以同時開上千桌。”線下棋牌室受到的巨大沖擊可想而知。“

“公開數據說整個中國棋牌手游市場銷售年收入是百億,這個數據是只算金幣類型的。”業內人士稱,房卡模式將市場活力空前激活,市場早已逾千億。如果再算上黑色產業鏈和不正規渠道,“到底賺多少錢是沒有數據的。”

對于習慣悶聲發大財的棋牌手游公司來說,信息公開透明很可能是自找麻煩。也許藏在水面下,才是最好的選擇。

外界普遍看好棋牌市場機會。2016年棋牌手游在資本市場出盡風頭:馬云和史玉柱以44億美元收購以色列棋牌游戲公司,昆侖萬維聯合辰海科譯20億收購閑徠互娛,天神互動擬9.8億收購一花科技100%股份。在資本加持下棋牌手游公司們聚攏了更多用戶。

線上棋牌室

灰色掘金路

棋牌手游玩家分三類,休閑玩家、賭徒和競技玩家,棋牌手游天然就有一部分用戶是賭徒,棋牌手游因此成為網賭的重災區,微信、支付寶支付手段的成熟讓賭博更加如虎添翼。

復盤快播的命運,即使快播軟件本身不生產涉黃內容,但提供了小電影的觀看和下載服務,“技術中立論”也無法為其洗脫罪名。

同理,那些想靠棋牌手游賭博盈利的人,走的也是一條險象環生的掘金路,在強勢的監管下,等待他們的只有罪與罰。

國家為棋牌手游劃定三條紅線:禁止游戲代幣反向兌換成人民幣、禁止運營者抽水、禁止下注額度和次數無封頂。在金額上,500元以上都涉嫌網絡賭博。

賭博是結果論,不管是單位還是個人,虛擬還是現實空間,觸碰紅線都會觸犯法律。

從三條紅線可以窺見行業三大頑疾,其中危害最大的是第一條:游戲代幣的反向兌換。

構成賭博的三要素分別為賭博者、賭博工具和賭彩,棋牌手游有天然的賭博者和賭博工具,游戲代幣是最后一道護城河。

虛擬貨幣的兌現,不僅會讓玩家產生賭徒心態,也是網絡賭博滋生發展壯大的最佳土壤。既然代幣兌換是棋牌手游的命門,斷不敢越雷池一步,于是產生銀商代勞。

銀商是游戲圈的黃牛,在低買高賣游戲幣中賺個差價。代幣越流通,說明其價值越被認可,對平臺也有好處。多年來游戲運營商和銀商的關系一直不清不白的曖昧著。

大平臺為了規避政策風險,對銀商采取打壓態度。急功近利的小平臺,往往用戶人數一多,會主動引入銀商。

“沒有好賺的錢。”一位銀商對投資界記者訴苦,除了要頂住不小的資金壓力和法律風險,還要找到靠譜的平臺,做擦邊球生意,總不能光明正大;其次銀商要24小時在線,隨時可能有客戶過來兌換,回復稍慢兩分鐘就被競爭對手搶走。

現實中賭博贏的永遠是莊家,在虛擬世界中贏家就是運營商。有些棋牌手游就是披上游戲外衣的陷阱。

最著名的案例是2014年熊貓燒香作者李俊,出獄后創業做棋牌手游公司,卻暗里在玩家電腦植入木馬,調整贏率的暗箱,讓玩家先贏后輸,并以“高售低收”的方式向玩家提供代幣兌換,非法獲利800余萬,再次被繩之以法。

游戲中的銀商

江湖路遠

網絡賭博是已經打開的潘多拉盒子,游戲只是一個工具。賭博撐不起棋牌手游的未來,只會讓產業未老先衰。

大禹之父治水,以堵為法,經年而不成。大禹治水,以疏為法,三年功成。治理網絡賭博,同樣宜疏不宜堵。

棋牌手游的健康發展需要建立良性的生態體系,政策上包括加強和完善游戲準入制度、相關法律法規、實名認證和游戲防沉迷系統,讓從業者賺該賺的錢;另一方面,棋牌游戲的開發和運營商應該自律,肩負起自身的社會責任。

“我的觀點就是無論是從業者、媒體、用戶還有政府部門應該一起參與共建行業的秩序和規則。”鏈牌Pokerlink創始人俊七告訴投資界記者。

2016年9月,以“斗地主”為原型的“競技二打一”正式得到國家體育總局認證,成為棋牌競技化的首個項目,意味著棋牌手游迎來一個新拐點。

把金錢博弈轉化為競技博弈,通過打造線下賽事和視頻IP,開發出更多種多樣的盈利模式。另外,棋牌手游與其他品牌跨界合作、把線上積分用于線下消費場景都是可行的途徑。

天地遼闊,江湖路遠。不迷失方向,每向前一步都會有不同的風景。

責任編輯:益力升

益力升游戲網發布此文僅為傳遞信息,不代表益力升游戲網認同其觀點或證實其描述。

開測表 / 開服表

熱點閱讀

江苏福彩东方6十1